啾一口甜只只

一个单身狗的独白

hey,大家都知道我吧,我是GOT7的忙内金有谦,不知道为什么我们鸟宝宝们都说我是团霸,难道就因为我长得高长得壮脾气暴躁吗,长得高长得壮脾气暴躁是我的错吗,我的鸟宝宝们难道都这么肤浅吗?好了我承认了我真的是团霸,不过最近我都不敢太嚣张了,因为我们团里最大的老哥哥段宜恩最近特别克里斯马,我都不敢太放肆了,我觉得他这么克里斯马可能是因为我们家bam米同意跟他在一起了,毕竟谈恋爱的人都想在男朋友面前威猛一些,但你谈恋爱就谈恋爱吧,为什么一直针对我呢?
上次Hard Carry的打歌舞台我和bam米碰了下肩,然后让马克哥看见了,一边跳舞还一边翻白眼瞪我,给我吓得呀差点就晕在舞台上了,bam米看我有点不对劲儿,到了后台后一直跟着我问我有没有事是不是不舒服还给我买了饮料,我正准备收下,然后我就感觉化妆室的好像有点冷,我一回头马克哥坐在沙发上望着我,望得我都怂了,我赶紧把bam米往他那边推,饮料都没敢收下,然后我再回头马克哥正朝我们走过来,我以为他会夸我呢,没想到他就跟我说了一句做的不错这次我就不计较了,然后就去抱了bam米,你计较个屁啊,最难过的人是我好吧,难道谈恋爱的人都是非不分吗?
还有上上回我们打完歌后,bam米说他想吃冰淇淋,马克哥赶紧去给他买,还买了好几个不同口味的,我本来都累到瘫在沙发上了,看见冰淇淋我感觉如此的鹅妹晶,杰森哥想找bam米要一个冰淇淋但是bam米笑得一脸甜蜜把冰淇淋紧紧地抱着就是不给杰森哥,我想我和bam米的关系多好啊,我要是去要一个他肯定会同意的,带着对冰淇淋的甜蜜幻想我扑到bam米身边,不要问我为什么不扑到他身上,我才不会说段宜恩那个恶魔在旁边,我怕!我对bam米甜甜地一笑,还没开口,他就拒绝我了,诶呦喂我这小暴脾气一上来就忍不住了,我准备去抢他的冰淇淋,我还没动手,bam米就对着段宜恩吼“宜恩哥金有谦要抢你给我买的冰淇淋他还准备打我”我还没回头就感觉有人揪着我的耳朵对我说“金有谦你厉害了呀,都欺负到我的人头上了”,别的哥哥们好说歹说都没让他松开我的耳朵,最后还是bam米把他拉走了,一想起来我还感觉耳朵隐隐泛痛,难道谈恋爱的人都这么暴躁吗?
好了不说了我得去收拾一下因为我今晚又要去陪Coco睡了,说到这我还是想跟你们唠一下,我不就录节目时跟我bam米稍微亲近了一些吗?为什么马克哥又要和我换房间呢?换房间就算了你好歹让我睡你的床啊为什么硬要我去陪Coco睡呢?说到陪Coco睡啊,我还要跟你们唠一会儿,就是前两个月我们一起去多伦多录hard carry的时候马克哥不是带我们去跳伞了吗,然后bam米一直跟我疯都没有理马克哥,你别看播出的时候马克哥一脸的不在意,但我们回宿舍后,我陪Coco睡了三天,然后我就感冒了,打个喷嚏鼻涕眼泪就一起流出来了给我难受的呦但我一想我可是忙内啊,忙内感冒了哥哥们都会关心我啊,关心我我不就能回房睡了吗!可能我还是太年轻了吧,哥哥们确实很关心我也很照顾我,但是就只有那个段宜恩,一说起这件事我就难受啊,当时我正搬着被子枕头回房间,他正好从我们房间出来看见我不但不关心我还嫌弃我哦,还跟我说要我去睡他的床,别把感冒传给bambam了,他会心疼的,诶呦喂这下子我就来气了难道我感冒你就不心疼吗?我难道就不是你的弟弟了吗?我脑子一热就对着他吼出来了,我吼完就反应过来了我把被子枕头举到脑袋上防止他对我大打出手,我没想到他就愣了一会然后又笑嘻嘻的跟我说你也是我的弟弟啊但你又不是我的男朋友,我的心里仿佛中了一枪,我把被子枕头往他一扔吼了一句“去你妈的”,趁他还没反应过来我赶紧溜进房里把门锁起来,进了房间后我听见他一边敲门一边威胁我然后别的哥哥一直拉着他防止他把门敲烂。但我在房间内也不好受啊,我本来准备扑过去拥抱一下的bam米,没想到我最亲爱的bam米灵活的躲开了我的拥抱还瞪我,然后又灵活的跳下床准备去开门,这下我就方了,我赶紧跳下床抱着他的脚不让他去开门,他一直想挣脱我,我灵机一动往地上一躺开始装晕,bam米一下子就慌了,赶紧把我拖到床上又去把其他哥哥叫进来,看到我都晕了马克哥才不准备揍我了,我要不装晕我们鸟可能都看不见我了呢!
难道恋爱中的人都这么盲目吗?天天都像吃多了高乐高一样,去你妈的谈恋爱。
------来自单身狗金有谦的独白------

评论

热度(22)